欢迎来到 - 我看美文网 !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短文 > 生活常识 >

P2P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0亿:员工拉亲朋好友投资

时间:2018-06-04 06:49 点击:
P2P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0亿:员工拉亲朋好友投资,p2p 融资 私募基金

(原标题: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0亿背后:畸形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野蛮生长)

张磊说,他的偶像是SpaceX公司CEO埃隆·马斯克,因为他“野”。

回看张磊的扩张史,的确能发现“野”劲的影子。但是和马斯克的SpaceX相比,他旗下公司的发展充满失控的味道:从最早2014年2月,张磊注册成立公司开展私募基金业务,逐渐转变开始经营二手房过桥垫资业务,再到后来开展线上融资理财业务,直到最后资金链断裂清盘。而过程中一直穿插着盲目扩张,借新还旧以及面对投资人的虚假宣传。

这并不是张磊一个人的失败,同样也是不少触及犯罪底线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的缩影。

一直在“填窟窿”

2018年1月18日,灵鸟网络借贷平台发布公告,称该平台作为仅有的8家P2P平台被列入首批备案申请名单。与此同时,每位灵鸟网络借贷平台的投资人的手机中也接到了一条灵鸟发布的短消息,“平台功能暂停服务,……下周三恢复正常。”

“灵鸟实际上资金链发生断裂,换句话说,就是没钱了。”办案民警,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一支队探长曹阳解释。1月23日,灵鸟正式宣布清盘,董事长张磊也于2018年1月30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非法募集资金共计人民币30余亿元。

崩盘的迹象从他开始创立这个平台时就已经显现。2015年11月,张磊成立灵鸟网络借贷平台,涉足P2P市场。张磊承认,灵鸟从开始融资和造血能力就存在不平衡。根据曹阳调查,灵鸟在运营之初就在一直“填窟窿”:张磊一直寄希望于借新还旧,同时将投资款用于归还鲲久公司旧债及个人挥霍,导致资金缺口不断放大,坏账也如滚雪球般不断扩大。最终,因为资金断裂,公司崩盘。

从大赚到大亏

张磊早期从私募基金起家,2014年2月他与人合伙成立鲲久公司,专门从事该行业的运作。在2014和2015年两年间,他经历了一波大赚大亏。

2014年12月,张磊看中了二手房过桥贷业务。简单来说,很多房主在房子卖掉的时候无法偿还按揭尾款,因此卖房人必须把按揭尾款偿还掉才能将房产证过户给买家,这个过程则需要一笔资金垫付。张磊正是看中了这个市场,他的公司将钱款贷给有这类需求的房主,在房子过户后,收回本金和利息,赚取费用。

“这个业务交易时间在15天左右,特点就是短平快,外加以房子作为媒介,风险可控,年化收益在30%以上,”根据张磊的介绍,当年在宁波,贷款流程审批较快,这也是张磊最赚钱的一项业务。他看到了这一行业的巨大商机。

2015年7月,他把这项业务开展到杭州,不仅开办新的公司,也加入了新的团队,但这次他遭受了巨大打击。按照他的话来说,由于房价波动,加上对借款人的审批不够严谨,2016年6月,公司出现大量坏账,“大概放出4000万,最后只收回1000多万,”根据事后结算,杭州分公司亏损将近3000万元。

员工拉亲朋好友来投资

为了解决私募基金和过桥贷业务上的亏损,他打起了利用P2P平台融资的主意。

为此,他专门到几家着名互联网公司,拉来一套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开发、运营团队,2016年1月,灵鸟网络借贷平台正式上线。上线之初,灵鸟就打着旗下产品比“银行理财产品收益更高、保证收益”的口号进行大幅度宣传。

根据灵鸟平台的宣传,其旗下理财产品主要分为年化收益5%的活期理财产品及年化收益7%至18%不等的定期理财产品。

在灵鸟内部,公司也对员工有“任务”要求。根据会计仲红的介绍,张磊给他们下达了50个人的销售指标,“如果不完成,就会从工资扣,后来我拉了亲戚朋友来投。”到目前为止,仲红自己在灵鸟平台还有超过20万的投资款无法提现。

为了鼓励融资,灵鸟平台还推出了“合伙人分润”制度。“投资人如果介绍新用户,能够分得新用户收益的10%,再往下发展一层,投资人还能获得7%的收益。”张磊介绍,这一模式的设立初衷就是希望能够拉拢投资人的亲朋好友进行投资。除此之外,他们公司还会花钱进一些行业协会,“一般2000-3000块就能买到会员,”他说,有了头衔,再结合一些媒体宣传参观活动,他们APP的注册用户就会大幅上升。

张磊对用户曾进行过分析:大部分人来自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年龄在30-40岁为主。但这与会计仲红了解到的情况存在出入,她认为投资人分布没有那么广,“不少投资人都是公司员工的亲朋好友,以宁波籍为主。很多人把自己的亲戚朋友拉进来投资,最后导致关系网破裂。”

截止清盘,灵鸟平台的注册用户达到40万人,实际参与用户4.2万人。

借新还旧,盲目投资

那么,拿着投资人的钱,张磊和他的灵鸟公司又做了些什么呢?

由于张磊之前成立的私募基金一直存在亏损,他私自将灵鸟的融资用来偿还鲲久公司私募基金的前期亏空,“当时亏损超过1个亿,我用灵鸟的钱还的。”此外,由于整个公司员工超过240人,每月的员工工资、房屋租赁等公司运营支出就超过400万,外加支付给投资人的投资收益,灵鸟实际用于投资的资金不到30%,而正规P2P平台应该将所有投资款给到借款人用于项目投资。

“我曾经问他,这样借新还旧是不是存在问题,他告诉我,‘这个是合法不合规,所有公司都这么干’。”仲红说。

不难看出,灵鸟从一开始设立,就成了张磊的钱罐子,不断为他“拆东墙补西墙”。为了能让这个钱罐子维持运营,张磊和他的团队不断地去尝试新的投资项目,试图挽回败局。

2017年4月,他在上海和宁波两地筹备酒店式公寓项目,根据仲红的回忆,张磊希望能够通过实业来完成融资,通过这种酒店管理模式来实现盈利。

“他给我们的饼画的很大,故事讲的也很满,但是出问题是迟早的事情,”灵鸟公司销售总监黄飞这样评价后来的酒店式公寓项目,因为在他看来,这个项目完全就是不计成本地在拿楼。由于对这一项目不看好,他也曾私下找人算过公寓项目的回本周期,“结论是做公寓是亏的,但是高层还是强调4-5年能实现资金回本。”

与此同时,张磊还不断地对外宣称,他的项目得到了其他金融机构的青睐,对方已经承诺了30亿的投资……“直到公司清盘,整个项目的资金都是用灵鸟出的,那家金融机构后来一分钱也没有拿,但是老板从来没有跟我们透露。”黄飞说。

事实上,张磊对酒店管理并不了解,在没有拿到对方金融机构书面融资承诺的情况下,因为担心“解释会加速灭亡”,张磊对所有人保持沉默。到公司崩盘前,仅酒店公寓项目装修欠款一项就超千万,坏账雪球越滚越大,“最后几个月,公司已经无力支付员工工资。”他说。

尽管公司已经举步维艰,张磊在个人消费上也没有丝毫顾忌,甚至挪用公司运营经费给自己买单。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